Def Leppard在你后面一两步之遥

2020-08-13  阅读 730 次 作者:

今年摇滚音乐名人堂的其中一个得奖单位是英国乐队Def Leppard,而且是另一殿堂英国乐队Queen提名,还是Brian May亲自介绍及颁奖,如果不是May如此细緻的道来,我也不知道原来他们之间的渊源如此深厚。

在七十和八十年代交替的时刻,英国乐坛出现了百家争鸣的情况,甚幺新浪潮(New Wave),新浪漫(New Romance),以至各种不同的音乐类型混合试验,充满活力和新鲜感。其实还有所谓的the new wave of British heavy metal (英国重金属新浪潮),不过不是太多人留意。很奇怪,谈到重金属音乐,很少人会提英国来的乐手,总好像是美国的才算数。比较有名的,如Iron Maiden  和Motörhead,在美国的知名度只属一般。

这股热潮在英国展开之时,有一队叫Girl的,将Glam Rock混合,当时部分乐手和组合受David Bowie影响,也会涂脂抹粉,打扮服饰岀位。这队Girl在那时曾经来香港演唱,不过只是三两年,乐队便解散,当中的结他手Phil Collen便过档Def Leppard,当第二结他手,直到今天。他和另一位主音结他手Steve Clark合作如鱼得水,奠定了乐队的风格,而得到金牌监製Robert John "Mutt" Lange的赏识合作,也是成功的关键。

他们来自锡菲市(Sheffield),是比较少见,而重金属新浪潮就是在重金属音乐之上,再加上其他元素,有时甚至很流动,在他们成功后,很多人戏称他们是流行金属Pop Metal。他们也坚持没有琴手,跟其他美式摇滚乐队如Foreinger, Styx, Journey或REO Speedwagon仍有点分别。但不表示他们完全没有用键琴或电子乐器,尤其在Robert John "Mutt" Lange掌陀时,一定用上一些点啜润饰作效果。

我是在他们第三张专辑《Pyromania》(1983)时开始认识他们,那时在多伦多唸书,跟同学们经常谈论音乐。当他们的《Rock of Ages》岀来,开首有一段人声说了一句,但不是英文,没有人知是甚幺意思。但有人发现,声线和说话语气,都极似我们的一位同学。经他一提,大家争相传听,七咀八舌的议论,竟然公认有九成相似!大家不禁怀疑,会不会他真的偷偷走去录音?大家旁敲侧击,那位同学被我们弄得啼笑皆非,我们不停学着那段说话,笑到肚痛。那首歌便如此这般在我们圈子走红,然后再来一首《Foolin'》,我完全信服。

他们可以在一张专辑内提鍊出六、七单曲,真是叫人拜服。你可以说是金牌监製的威力,但他们的能力也不能抹煞。这时期两张专辑在美国都卖出超过一千万张,十倍白金,就是钻石销量。但那张《Pyromania》只能屈居流行榜第二位,因为当时遇上米高积臣的《Thriller》,只有King of Pop才能压住King of Pop Metal。不过,我们对他们的好感,还有来自他们面对逆境时的情与义。

在84年除夕夜,鼔手Rick Allen开车回家时遇到车祸,左臂在肩膀位断裂,无法驳回,对任何一个乐手来说,失去一只手是天大的灾难,生不如死。但Allen偏偏毅力和乐观都超越常人,在养伤时,已想像可能以脚代手,继续打鼓。他的队友们也给予支持鼓励,完全没有计划找人代替他。歌手Joe Elliott 告诉Allen,大家会等他。在未完全康复前,他已和敲击乐器公司的设计师商量,如何做到适合他的鼓座。设计其实是容易的一部分,要运用便要从头学起。当队友们在录音室写歌练歌,他一个人在另外房间苦练,有点似闭关,边练边领略,悟岀一套自己的心法和棍技,破关而岀之时,已是只此一家的独臂鼓王!而队友们比他还雀跃无比,这种情谊,不就是男人的浪漫,所谓的Bromance了吧。

另一次乐队面对的难关就是在1991年失去结他手Steve Clark,他的酗酒问题一向严重,在问题影响到工作时,队员认为要严肃处理时,特别准许他休假六个月,接受治疗。可惜,他就在这段时间,在家中猝死。余下四人继续工作,由Collen 兼任双重结他工作,专辑做好后,却连Collen 也意兴栏栅,他无法兼顾,而且失去好拍挡对他也是特别大的打击。幸好当时有好几位杰出的结他手寻求落班,最后他们选定Vivian Campbell,他在92年加入,而此后,乐队再无任何人事变动。在离离合合是惯常的音乐圈,实在是超级难得,也可见他们间的情深义重。

他们在,同一天内,在三个不同洲份作做了三场演唱会,得到世界纪录的认可。先在非洲摩洛哥的Tanglers市,然后回老家在欧洲英国的锡菲市,最后飞到北美洲加拿大的温哥华,二十四小时的行程,可一不可再了。一年后他们推出新专辑《Slang》,其中一款特别版附送一张现场录音的光碟,是在新加玻举行的小型Acoustic 演唱,我相当肯定是我唯一一张Live in Singapore的光碟,也可见他们的知名度是渗透全球。

到今天2019年才被选入名人堂,肯定是「迟哂」,但跟他们一起入选的另一队英国乐队Roxy Music比较,又好像「过早」。美国人看英国音乐,总是迟几步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