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团在港IPO,市值超越小米、京东

2020-07-30  阅读 650 次 作者:

美团在港IPO,市值超越小米、京东

 9 月 20 日,在香港交易所的美团点评上市敲钟现场, 39 岁的王兴在演讲中感谢了全体员工、3.4 亿用户、470 万合作商户、60 万外卖驾驶、投资人,最后他又开始感谢起了贾伯斯。他说:

如果没有智慧型手机,没有行动网路,就没有美团点评现在的一切。

由此可见,无论是之前的「饭否」,还是后来的新创公司美团,再到今天已经上市的美团点评,王兴还是没有忘记自己是一个产品人的初心。

市值超越小米和京东,外卖「接近」损益平衡

成立于 2010 年 3 月的美团,用了 8 年的时间,成长为一家令人瞩目的香港上市公司。这个时间区间比小米稍微长了一些,后者比美团晚成立一个月,但却早上市三个月。继小米之后,美团点评成为香港第二家「同股不同权」的上市公司。

美团点评的发行价为每股 69 港元,融资 326 亿港元;而它的开盘价为 72.9 港元,较发行价上涨了 5.65% ,市值达到 4003 亿港元;这一数字,甚至超越了小米和京东。

在雷锋网看来,作为上市过程中最具仪式感的一个环节,王兴选择与一个美团外卖骑手一起敲锣,这一方面体现出某种接地气和亲民的意味,另一方面也可以说外卖业务对于美团的重要性。

美团在港IPO,市值超越小米、京东

招股书显示,美团的收入主要来自于三个部分:餐饮外卖、到店及酒旅、新业务及其他,其中,餐饮外卖收入佔比从 2015 年的 4.3% 增长至 2016 年的 40.8%, 2017 年则进一步增长至 62% ,首次超过到店酒旅的佔比。外卖业务毫无疑问是美团旗下用户覆盖率最高的产品之一,儘管这一产品还没有实现盈利。

实际上,美团本身一直处于亏损状态, 2015 年和 2016 年,美团点评的亏损分别是 59 亿元和 54 亿元。根据美团招股书, 2017 年,美团点评完成的交易笔数超过 58 亿,交易金额为 3570 亿元,为全中国超过 2800 个市县的 3.1 亿交易用户和 440 万活跃商家提供了服务,儘管如此,美团依然亏损 28.53 亿元人民币。而美团的业务体系仍然不断扩大,覆盖到到店、酒店、旅游,乃至叫车、民宿、共享单车等领域。

但实际上,无论是打车、还是共享单车,都属于强运营、高补贴、低营收的产品。目前,美团点评在 2018 年 4 月收购的摩拜单车已产生亏损,而尚未大幅度铺开的美团网约车司机的成本已经达到 2. 93 亿元。

不过,在敲钟现场,王兴表示,外卖送餐业务已经「接近」盈亏平衡,在过去 3 个月美团在外卖市场的市占增长 2%。

腾讯系的一员

美团的一路成长,背后自然少不了投资人的帮助。自 2010 年建立后,美团总共完成了 6 轮融资加 1 次战略投资,已知融资金额超过 43 亿,分别是:

在上述融资过程中,阿里巴巴和腾讯的身影都曾不止一次出现。但是伴随着 2016 年 1 月的 E 轮 33 亿美元超大金额融资,阿里巴巴开始与美团渐行渐远,而王兴则离马化腾越来越近。当然这轮融资的一个大背景是,2015 年 10 月,美团和大众点评正式合併,这也许是美团成长史上最重要的事件之一。

 2015 年 11 月,大众点评创办人张涛出局;王兴开始掌舵中国最大的 O2O 公司。此后,美团逐渐成为腾讯系的一员,阿里巴巴也几乎卖光了手里的美团股票。 2017 年 12 月,在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期间,王兴与刘强东一起组了一个「东兴局」,马化腾坐主位,他们两位分别坐在马化腾的左右手边。当晚,马云没有出现在任何一个饭局上。

美团在港IPO,市值超越小米、京东

而如今美团上市,马化腾虽然没有亲自出席,但不影响腾讯作为美团第一大股东的地位。在所有的投资者中,腾讯持股 20.1363 % ,红杉中国持股 11.4368 %,其他投资者持股 53.7478 %。

从投资的轮次和金额来看,腾讯、红杉中国、高瓴资本、今日资本等都成为「赢家」,但腾讯无疑是最大的赢家。

上市只是一个开始

如同任何一家上市公司一样,敲钟对于美团来说只是另外一个开始;与现有表现相比,人们更关心它的未来。

美团在招股说明书中表示, IPO 所募集的资金将主要用于三个方向:

约 35 % 用于升级技术并提升研发能力,具体项目包括数据分析、机器学习、无人配送系统等;

约 35 % 用于研发新服务及产品,具体包括为商家提供云端 ERP 系统及智慧支付解决方案的商家赋能系统、非餐厅食物的即时配送、为餐厅提供原材料採购及物流服务的餐厅供应链服务等;

约 20 % 用于收购或投资在业务层面互补且符合业务拓展策略的资产和业务。

美团在港IPO,市值超越小米、京东

由此来看,发展到今天,美团已经摆脱初期的规模驱动阶段,而进入到巩固提升阶段的用户价值驱动。“补贴用户”、“营销开支”这样的字眼已经不见踪影,而对于技术研发能力、新服务及产品以及业务拓张方面的重视,则得到了重点强调。

实际上,雷锋网注意到,在吃喝玩乐的业务布局之外,美团也在底层打造自己的云端运算等基础性业务;而高频的消费场景也在不断刺激美团的支付和金融业务。美团所做的一切似乎都没有边界,但又自成壁垒;在自成一体的业务格局中,美团想要成为独占一方的巨头的野心也由此可见。

当然,路还很长,而王兴和他的美团恰好也还很年轻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